徐兴法:躬耕杏坛四十四载

发布日期:2021-09-10 09:58 浏览次数:

 

蜡炬成灰泪始干,躬耕杏坛满桃李。徐兴法是千千万万教师中的一分子,他们默默无闻地奉献在七尺讲台,无怨无悔,不图索求,桃李满天下。谨以此文献给全天下的人类灵魂工程师--教师,祝你们节日快乐!

---题记


1631239194298984-lp (1).jpg

 

徐兴法,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晶都双语学校的一名老教师。自1976年踏上教师工作岗位开始,已经44个春秋了。44年间,他把“蜡炬成灰泪始干”的为师初心献给了党的教育事业,把“润物细无声”的关爱献给了心爱的学生,把“清贫与孤寂”留给了他自己。回忆往事,那些教书育人的情景历历在目。44年如一日,他无悔于逝去年华。

“学生需要我,我一时也离不开学生”

人不离班级,心不离学生。早上走在学生前边,晚上走在学生后边,这是徐兴法常说的话,他也是坚持这样做的,几十年如一日。家庭遇到特殊情况,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做好教学工作,一如既往地关爱学生。他曾在东海农场中学被评为2006--2007学年度全县“优秀班主任”。

2015年秋天,徐兴法的妻子得了脑血栓,治疗后,小脑开始萎缩,后来越来越严重,已发展到脑萎缩后期,出门找不到家,吃饭找不到锅碗筷,有时夜里还又哭又闹,什么都需要别人伺候,白天都是他年迈的父母照顾妻子。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到快90岁的老父母,还在为他分忧,徐兴法就特别内疚。

去年冬天的一天下午5点多钟,徐兴法正在为学生辅导功课,不知不觉夜色降临,寒风吹着,雨下个不停。同事关切地问我:“徐老师,你今晚还能去家吗?” 徐兴法心想:家里有严重痴呆的妻子,还有年迈的父母,哪能不回家?于是,他骑上电瓶车向家奔去。车子在乡镇路上飞奔,不论是水汪还是石子颠簸他都全然不顾。途中突然一辆可能是轿车飞驰而来,车辆亮如白昼,离他的电瓶车越来越近,眼前一片迷茫。徐兴法立即减速慢行,准备靠路边行走,路本来就比较窄,灯又亮,根本分不清哪是路,哪是路边的沟壑。他立即停车下来,站在路边,他默默地想:注意安全,珍惜生命,不能出现安全事故,学生离不开我专心辅导,父母离不开我热心陪伴,我的妻子更离不我精心护理。眼前的车子急速而过,他再往家赶。

徐兴法赶到家后感觉不对劲,锅不动,碗不响,妻子在雨地里团团转。他走进屋内,灯亮着,母亲躺在床上,父亲坐在床边,紧皱眉头。父亲看到徐兴法,生气地说:“兴法啊,你的书恐怕不能再教了,我一辈子不会做饭,你看你妈经常生病,你的媳妇什么也不能做,还处处添乱。你妈不生病还好一点,一生病我们就没饭吃了。”顿时,徐兴法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劝慰父亲说:“大,我不教了,我明天就跟校长说。”后来,他就将饭做好一碗一碗地端在桌上,伺候他们吃完。那天夜里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内心很纠结,矛盾重重。第二天,徐兴法6点10分准时到学校。上课时,看到学生那一张张求知欲的面孔,他们就像一个个嗷嗷待哺的婴孩一样。顿时,徐兴法热血沸腾:学生需要我,我一时也离不开学生。

那个学期,经过校领导批准,徐兴法做了一个走教老师,早出晚归。他每天晚上到家后,把第二天的熟食准备好,再把一些主菜炒好放在冰箱里,然后为妻子洗脸洗脚,喂她吃药、脱衣服上床、哄他睡觉。如果遇到妻子病情发作,又吵又闹,他要反复起床,有时他几乎一夜不合眼。妻子睡了,那时间才属于他真正的时间,有时到凌晨1时他还在细心批改学生作业,精心准备第二天的上课内容。第二天早上,不到5点钟就起床,叫醒妻子,帮她穿衣服、洗刷,把准备好的饭莱端在她面前,一口一口地喂她,吃饱以后,再让她上床,这时他才可以放心地往学校赶去。那学期虽然比较艰苦,但徐兴法还是克服了妻子身患多种疾病和父母年迈需要照顾等重重困难,从没有缺过学生一节课。

“我的梦想就是当教书育人的教书匠”

1976年初夏,正是春稻栽插的季节。年轻的徐兴法刚刚毕业于平明中学高中部,他持学校证明,被介绍到生产队开手扶拖拉机,往返于水田之间耙地、整地,每天晚上浑身疼痛,精疲力竭。当时他心想:全村也没有几个高中生,而我高中毕业,学了那么多知识,我实在不甘心做这般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体力活。有一天,一群孩子正从田野背着猪草回来,徐兴法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不去读书?”他们反问道:“念书又有什么用?你念书了不还是种地吗?”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徐兴法的心。于是,他主动找村干部要到村里做队派教师,正巧当时村小缺老师,徐兴法于1976年9月到平明乡秦范小学任教。他工作出色,所带年级在小学毕业考试中,成绩名列全乡前三名,被中心小学聘为民办教师。

1982年9月,徐兴法考进徐州教育学院东海中文函授班(当时东海县属于徐州市管辖),他如饥似渴地学习教书技能和专业知识。1983年暑假民办教师整顿,学成归来的徐兴法由于家庭原因未能继续留校任教。离开教学岗位,徐兴法失去了精神家园,整天就像丢了魂似的。为了生存,他跟着伯父去山上开石料,干起了体力活,人在干活,心里却想着自己的那些学生。一个月后,当他得知秦范联办初级中学缺语文教师时,他就去平明中心小学找到乡文教助理史春玉,表达了自己希望能继续任教的愿望,而他之前的教学能力也是众所周知的。经过乡领导协调,徐兴法如愿地当上了一名代课教师。在这期间,虽然工资很低,但他尽心尽职、无怨无悔,因为他热爱教育事业。看到学生们那一张张求知急切的脸,徐兴法站在讲台上给他们传授知识,累并快乐着。

徐兴法就这样干了20年代课教师,在这些年间,他教的初中语文成绩始终排在全乡前列。到了2003年9月开学前,校领导找徐兴法谈话,说上级取消了代课老师。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让他伤心至极,他的梦想就是当一辈子教书育人的教书匠,他不愿意就这样离开课堂、离开心爱的学生。好在当时正值东海县民办教育兴起之时,教师需求量较大,由于徐兴法教学经验丰富、能够吃苦耐劳,很受学校欢迎。他选择到了东海农场民办中学继续做了初中语文教师。由于他在教育教学和班级管理方面出色的成绩,深得学校领导的器重,也受到了家长学生的欢迎。2006年,因要照顾因患子宫癌做完手术的妻子,徐兴法就到离家更近的东海县平明万龙学校。后来由于办学资源的整合重组,徐兴法成为晶都双语学校的一名教师,老当益壮,以60岁高龄始终默默奋斗在教学第一线。 

“要时刻关心学生,用爱温暖学生一辈子”

徐兴法觉得:为人师,就要努力让自己变成一束光,去感染温暖身边的每个人,为学生的未来着想,用爱,温暖学生一辈子。1992年秋,距离期中考试只有八九天。他在初二(2)班上课时发现,班级一名同村的学生段方高没来上学。问班级同学,有的说被他爸打跑了,有的说打工去了。作为同村人,徐兴法知道,段方高聪明伶俐,但学习上不肯下功夫。他父亲农忙时种地,农闲时打工,没有时间管他。课后,徐兴法就到段方高家去走访。第一次去他家,他妈妈在家,她说小孩被他爸带去打工了。当天晚上,徐兴法见到段方高的父亲,问清缘由。他父亲脾气很犟,真的不想让他读书,想把他带出去打工挣钱,当时连段方高都没有带回来,留在了工地上,看来家长已经铁了心。后来,徐兴法只要求与段方高见上一面,他父亲被诚心所感动,第二天晚上,徐兴法如愿见到段方高,把他带到村边的小路上,对他进行耐心开导:“打工机会多多,但读书就‘过那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你有潜力,努力拼搏一下,上重点高中,考大学是没问题的,听我的话,去给你爸道个歉,回来好好上学。”后来,他随徐兴法到他父亲面前,唰地跪下来,发誓刻苦学习,不去打工,不让父母失望。平时非常倔犟的父亲也流下了眼泪。从此,懂事的段方高严格要求自己,学习成绩急剧提升,考上了白塔高中,三年后又考上了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后分到711研究所,如今担任重要职务。

2000年5月,徐兴法带毕业班,又是班主任,面临中考冲刺阶段,学生都充分抓紧时间投入复习当中,而班里的段荣荣却整天愁眉苦脸,听学生说还时常默默流泪。徐兴法与她谈话了解到,原来她父亲要让她辍学,帮家里干活,让弟弟念书。于是,徐兴法找到了她父亲,没想到她父亲说:“丫头念书有什么用?还是早点下来为家里做点活,到时找个婆家就行了……”。徐兴法再也听不下去了:“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想?女孩子当个老师多好啊!”他父亲说:“就是考上教师也没钱念!”段荣荣家确实困难,她妈妈天生残疾,几乎不能下地干活,除去几亩地收入,别的再也没有其他经济来源了。徐兴法耐心跟她父亲说:“中考之前让孩子安心复习,不能让她哭哭哭啼啼,到时候考上学校再说。”段荣荣得知徐老师做通了她爸思想工作,非常感动,振作起精神,刻苦学习,后来如愿被连云港师专录取。可126OO元的学费,对她家来说又是个天文数字,她家哪有钱交?正在全家一筹莫展就要放弃时,徐兴法又到段荣荣家去。当时段荣荣眼都哭红了,看到那种情景,徐兴法资助段荣荣1000元,又借给她家2000元,亲戚朋友这家借一千,那家给几百,七拼八凑,终于凑足了学费。段荣荣如愿以偿上了师范学校。现在她工作顺心,一家人生活得幸福美满,经常寄钱回家,资助父母,贴补弟弟。

“我钟爱教师职业,愿做不老红烛”

工作辛苦,加上家庭的重担,徐兴法比实际年龄显老许多,他调侃自己说:“我今年63岁,有人说我像70多岁,邻居说我脸上的皱纹多是愁出来的。而我不觉得,我每天与年轻教师在一起备课,批改作业,相互学习,取长补短,觉得工作很充实,我觉得我越活越年轻。”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老教师,平时,徐兴法注重做好传帮带,他在晶都学校每年都带初三毕业班,教学方面积累了许多经验,始终做到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教学经验传给年轻教师。

现在,东海县晶都双语学校办学规模越来越大,徐兴法带领一个语文备课组,坚持课改,上公开课,听汇报课,开展作文竞赛。他很乐意将几十年教学经验分享给年轻老师们,时常给他们开设公开课。县教育局教研室初中语文教研员郝小安是这样评价徐兴法的:徐兴法老师语文教学接地气,让学生学起来事半功倍。自2014年徐兴法到晶都双语学校之后,他带的中考成绩都在全县前五名,今年中考成绩又取得了全县第三名的佳绩。他在晶都双语学校被评为2015--2016学年度东海县优秀教学先进工作者。

徐兴法教了一辈子书,他的学生遍布全国各地,有的在北京国家部委工作,好多在省市一些单位担任部门领导职务,每当学生们给他通电话时,他都感到十分自豪和骄傲。徐兴法一生钟爱教师这份职业,他坦言:如果条件允许,他还想发挥余热,继续在晶都双语学校大干几年,无怨无悔地做一支不老红烛!





(杨运洲  通讯员朱金永)